黄峥没能回应一切

作者: 郎你个郎 分类: 娱乐 发布时间: 2018-08-01 23:30

  上市之后,拼多多再陷舆论风波。

  拼多多上市之后的搜索指数,比上市本身高出一大截。微信指数显示,7月30日,拼多多微信搜索指数日环比上升87.06%,达到几日以来峰值,当日朋友圈刷屏的文章是《拼夕夕的上市让历史倒退了二十年》。黄峥对此“感到惊讶”。

  朋友圈、微博关于拼多多的段子、嘲讽满天飞。黄峥觉得这是一波有预谋的舆论攻击。他发内部信表示,“恶意的攻击”第二天就来了,“要消费者导向,不要竞争导向。” 据此,拼多多表示已经正在向国家互联网中心发起举报,详细材料在合适的时候也会向全社会公布。

  7月31日,在拼多多联合创始人回应了近期热点后,不在采访名单上的拼多多创始人黄峥突然出现在办公室,与媒体聊了近三个小时时间,希望可以“坦诚沟通”。这也是黄峥第一次花这么长时间亲自和媒体沟通。

  受美股整体下行的影响,拼多多股价一度大跌8.6%,收盘时涨幅0.4%至22.59美元。

黄峥没能回应一切

  黄峥终于对外界的抨击展现出了足够的重视,但对于拼多多的许多本质问题,一次回应是远远不够的。平台未来的发展、定位和打假的执行力度才是答案。

  1. 关于打假

  在《2017年拼多多消费者权益保护报告》中,拼多多给了这样一组数据:

  平台下架1070万件问题商品,拦截4000条侵权链接,主动删除商品是权利人投诉的125倍,联合400余品牌取证打假。黄峥曾在多次采访中反复表示,打假是拼多多自成立以来就在做的事情。

  黄峥有意将拼多多的打假与阿里放在一起对比。美团王兴也曾在饭否上发表动态称,“一堆人质疑拼多多却不质疑淘宝(是如何起家的),这已经说明我们这个社会是多么健忘:(”

黄峥没能回应一切

  黄峥被问的最多的是打假态度问题。他表示:

  今天其实是把山寨问题和假货问题混在一起了,当舆论进一步提高的时候,把所有的商家问题都变成了假货问题,在假货这件事情上,我们的态度一直非常鲜明,从来没有犹豫过。我们自己也应该扎扎实实回过头来看什么是消费者最关心的问题,什么是被炒作的。

  从我的思路来讲,我觉得首先要分清楚事情的性质,有的是对错问题,有的是利益问题,这两个东西是不一样的。

  我觉得要跟大禹治水一样,你不能只靠堵,也要靠疏导,因为这么多的面板在那里,这么多的工厂在那里,要给它一个好的环境,要把它往好的地方去引。

  最后黄峥强调的一点是,“拼多多是否有能力解决行业问题,一边倒的压到拼多多身上,我们觉得对三岁的拼多多也是非常不公平的。”

  拼多多才三岁是不争的事实。即使反复强调三岁,拼多多也已经成为一家纳斯达克上市公司。这家快速成长、体量庞大的公司已经有170万个商家入驻、平台上有数亿件商品,3.4亿消费者,年销售额超过2600多亿人民币。拼多多的体量在追赶阿里京东的路上狂奔。

  “三岁”不该成为拼多多逃避责任的借口。现在中国的电商市场已经被教育过,不可能再想淘宝早期一样给拼多多足够的试错空间和时间,人们按照现在对电商的标准和要求,来要求市场上的一家新起的电商拼多多是合理的。不管它是拼多多还是拼夕夕,不管它成立三年还是三天。

  对比淘宝的打假历史,我们会发现,同是美股上市公司,阿里巴巴在上市近四年的时间里,曾经多次受到“美国服装鞋类协会”(AAFA)控诉,被指责假货太多,每一次指责和口水仗都会导致阿里巴巴股价出现波动。

  阿里在全球化过程中面临着非常复杂的知识产权保护问题。从2015年下半年开始,阿里巴巴开始“真刀真枪”地重视打假。2015年12月,宣布成立“平台治理部”,任命郑俊芳带队。打假人数从最初的200人,到后来马云说的“打假投入人数无上限、资金无上限”。

  有了从上到下的意识和推动后,阿里巴巴打假逐渐见到效果,平台成立了快速的响应机制,开始疏堵结合。一方面完善平台机制,从网上清除;另一方面,推动中国的原创产业。最近的材料显示,阿里平台治理部的人数超过2000人。

  可以看出,在打假问题上,拼多多处处都有学习淘宝的痕迹。打假是个需要投入极大人力和物力的事情,应该把“低价”同“假货”区别开来。无论口号喊得多响,拼多多平台上依然充斥着大量的“山寨”的商品,这与拼多多最开始的宽进策略是有极大关系的,要想解决这个问题,拼多多还有很长的路。而不是舆论发现什么问题,平台马上做整改处理。

  退一万步讲,就算现在淘宝、京东等电商平台上仍然有假货存在,整个电商行业没有解决假货问题,也不该成为拼多多纵容假货泛滥的借口。

  2. 关于奶粉

  食品安全是生命线。在提到奶粉问题时,黄峥自己也说,婴幼儿如果吃到问题奶粉,问题会更严重,因为他们说不出来。

  网上传出一张“拼多多平台上7.5元售卖原价888元的贝因美红爱加奶粉”的图片,外界质疑拼多多出售假奶粉、过期奶粉。

黄峥没能回应一切

  联合创始人达达解释,7.5元的标价实为商家引流时使用的菊花晶的标价,并非奶粉的标价,奶粉的标价是19.9元,与淘宝网同类型产品价格一致。此类奶粉在国内被称为“临期奶粉”,因此价格较低,占到整个奶粉产业的销售额的20%左右。

  他还表示,针对临期婴幼儿奶粉,拼多多今后将统一强制标注“临期”字样,并实时提示其到期时间,以提醒消费者谨慎购买,并在真正保质期来到之前先行下架。

  黄峥也表示,“临期奶从规则上讲是OK的。但是我不是一个专业人士,到现在我不能告诉所有人快到期的一个半月奶粉,跟一年半到期的奶粉,从食用的危险性上来说会不会增加,这种问题是性质问题。”

  界面新闻记者发现,舆论风波出来后,原先平台上的“低价”奶粉全部打上了临期奶的提示标。

  问题奶粉并不能完全等同于临期奶粉。我们实在无法想象如果9.9的商品如果涉及到婴幼儿食品该会造成多严重的后果。

  就在7月31日晚,界面新闻记者采访到一位拼多多消费者,她在拼多多购买的某德国Aptamil奶粉(爱他美),京东上均价都在100元以上,而拼多多价格竟不到30元。客服保证奶粉是正品,并称将从“保税仓”发货,但发货地址显示是南阳某县城。

黄峥没能回应一切

  如果平台真的做过抽检,是不会允许这样的奶粉在平台上流通的。不知道在黄峥心中,奶粉问题是对错问题,还是利益问题。

  3. 创维维权事件

  在拼多多上市后,深圳创维-RGB电子有限公司董事长王志国发表声明称,拼多多上的商品为假冒伪劣。

  在31日下午的媒体沟通会上,达达向媒体暗示,创维是受到某些大平台的“二选一”压力,才那样表态。他还表示,此前创维与拼多多一直有合作,并出具了合作的聊天记录和创维在拼多多平台上上传的运营证照。

黄峥没能回应一切

  针对这个说法,王志国在创维2018年新品战略发布会中回应称,与拼多多合作属实,但拼多多方面一直未能下架假冒产品,故将商品下架。

  现在在拼多多上搜索关键词“创维”,仍然能找到创维商品。

  7月30日,天风零售爬了拼多多截至7月27日的30个交易日中家电品类的销售数据,分析了前100名的SKU。根据天风的数据,在家电销售额排名TOP100的商品中,前30个交易日的交易额合计7923万元,销售量13.71万台;涉嫌假冒品牌的商品共39个,该39个品牌销售额合计占比57.82%,销售量占比63.37%。

  达达对此分析嗤之以鼻:“数据是错的,如果这么容易就扒了数据,拼多多这么多技术人员就白干了。”

  附上创维维权时间线:

  2018年6月17日 创维在拼多多上线官方旗舰店

  2018年6月20日 创维电商总监拜访拼多多,双方建立工作组,持续讨论系统对接

  2018年7月26日 拼多多上市当天,创维未做任何沟通突然下架全部商品

  2018年7月28日 创维发布针对拼多多的维权声明

  4. 谈大量Vivi、小米新品、索尼新品等侵权问题

  在制造业里,这种现象有个更专业的术语,叫做“白牌机”。简单的理解是指一些小厂商生产的没有牌子的手机或者PC等及其它商品。

  对于这个问题,达达的回应是“即使是淘宝仍然有白牌机存在”。

黄峥没能回应一切
黄峥没能回应一切

  而黄峥则将这些产品定义为“蹭流量”的问题,在他看来,这是整个行业的共性。他举了两个例子:

  一个是段永平原来有一家公司叫做步步高。但是还有一家步步高零售品牌,我也见过,很不错的人,很不错的企业,如果他把这个步步高做出来,肯定没有人觉得它是山寨的。

  另一个是乔丹,这是一个权利人之争的问题,假如说中国的乔丹品牌做的很牛,做的跟阿迪达斯一样好,这个时候这个问题就演变成为了一个IP之争,是说这个乔丹我能不能有的问题。

  中国为什么有这么多富余产能?80%的亚马逊的货都是从中国出去的,所以不管哪个行业都会有富余产能。在这个产品里头蹭流量的现象就特别严重,因为品牌集中度特别高。

  我认为假货肯定比想象的少多了,但是山寨的问题拼多多当前肯定是做的不够的。

  黄峥没有说的是,在2016年12月8日,美国篮球明星迈克尔·乔丹与乔丹体育股份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乔丹体育”)之间的商标争议行政纠纷系列案得到了最高人民法院的判决:乔丹公司对争议商标“乔丹”的注册,损害迈克尔·乔丹的姓名权,违反商标法。判令商标评审委员会重新裁定。

  这场持续了四年的“乔丹”侵权案件中,最高法保护了乔丹的名字。

  在黄峥看来,解决白牌机的关键不是打击盗版厂商,而是把他们纳入品牌供应链体系。他拿小米举例,称小米生态链其实是对一些小厂商做了很好的引导,把自己的经验赋能给那些本来要沦为山寨的厂商。红米手机是小米生产的,但”我们有红米需求,追求其它的品牌定位的厂商能不能也做红米呢?如果它能这么做,就可以带动产业链起来帮它生产了。“他还表示,小米的产品也不全部是小米自己生产,有的是富士康生产,有的是其它工厂代工,用户之所以反对”白牌机“,是担心这些厂商缺乏品控,无法保证质量。

  发展自主品牌是正确的路、鼓励民族企业是绝对的。但黄峥混淆了山寨和发展低价自主品牌的概念。就像雷军不会让生态链企业都叫小米,段永平在当时也不会允许第二个电子产品行业中的“步步高”出现。

  打假之路前路漫漫。阿里有了打假意识,平台治理部成立三年之后,《纽约时报》仍然在发文抨击平台不作为,让美国小企业主的打假路走得艰难。至于拼多多,黄峥的回应看似诚恳,其实仍在敷衍,平台做单品类的应急下架处理也不能解决本质问题。

  即使才三岁,市场留给它的时间也不多了。

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,请随意打赏。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!